抵抗势力仅剩最后根据地,阿富汗原副总统萨利赫兄长遭塔利班处决

2021-09-14 admin 87
在塔利班于9月7日宣告阿富汗暂时政权“伊斯兰酋长国”的政府架构及人事录用的数日内,阿富汗原政府的榜首副总统、反塔利班联盟——“阿富汗全国反抗战线”领导人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hSaleh)的兄长罗乌拉·阿齐兹(RohullahAziziSaleh),据信在潘杰希尔省的卡鲁克区遭塔利班成员处决身亡。

据萨利赫兄弟的侄子EbadullahSaleh在短信中向路透社控诉,塔利班装备分子在当地时间9月9日杀戮了阿齐兹,而且不允许家属掩埋其尸首,“他们(塔利班)说他的尸体应该自然腐朽”。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日也援引知情人士称,塔利班在潘杰希尔山沟的战役中确认了阿齐兹的身份,所以将其抓获后杀戮。

萨利赫的另外一个侄子ShureshSaleh则对美联社泄漏,阿齐兹是在与司机一起通过塔利班在当地村庄设置的一个执勤点时,被塔利班人员拦截后遭到枪杀的。Shuresh还表明,自己并不清楚叔叔阿齐兹其时正去往何处。

关于上述指控,阿富汗塔利班安排则通过其乌尔都语的信息服务网站Alemarah辩驳称,阿齐兹并非由塔利班“故意处决”,而是在其与塔利班在潘杰希尔谷地展开的战役中丧生的。

然而,网络上一段据称为塔利班处决阿齐兹现场的视频显示,多名塔利班装备分子将一名头戴黑色毡帽、身穿绿色长袍的男子围堵在峡谷甬道旁,各自手持一柄机关枪对准了这名男子。随后,枪声四起,这名面容模糊的男子应声倒在了路旁的草垛中。

据悉,阿齐兹是8月15日阿富汗政权转手后,第二位在潘杰希尔省丧生的“反抗战线”领导人的亲属。

此前的9月5日,阿富汗传奇军事人物、前北方联盟领导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的侄子阿卜杜·伍多德(AbdulWudod)已在与塔利班的坚持中战死。与他一起殒命的,还有全国反抗战线发言人、前闻名记者法希姆·达什蒂(FahimDashti)。

目前,作为遇害者阿齐兹的弟弟的原政府榜首副总统萨利赫仍未在交际媒体或公共场所为其兄长的死讯发声。

萨利赫今年48岁,曾担任阿富汗原政府的榜首副总统。他还曾在2018—2019年期间,时间短担任过阿富汗政府的内政部长。

在塔利班于8月15日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原阿富汗总统加尼逃往邻国后,萨利赫便在推特上宣告,自己将依据阿富汗宪法,“在总统缺席、逃跑、辞职或死亡的情况下”担任领导阿富汗政权过渡的“看守政府”总统。他还谴责加尼的出逃是“羞耻之举”。不过,并无任何一个外国政府正式承认萨利赫自命的“看守总统”身份。

与此一起,萨利赫亦前往喀布尔东北方向120公里处、历史上从未落入塔利班之手的潘杰希尔省,与前北方联盟领导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之子艾哈迈德·马苏德(简称小马苏德)共同召集民间自卫队、原政府军残部及地方军阀等装备力气,组建了与塔利班相抗的“阿富汗全国反抗战线”。

该股军事力气自喀布尔变天以来,便踞守在潘杰希尔谷地,使用该地仅有一条细长的通道、易守难攻的险要地形阻挡塔利班的进攻,并试图通过在此处囤积物资、集结军力向外扩宽从塔利班手中收复的阿富汗地图。

然而,通过多半个月的战役,作战装备、人数均不及塔利班,且缺少西方军事支撑的“全国反抗战线”开端不敌塔利班强势的攻势。

9月6日,塔利班声称,其现已攻占并彻底操控了潘杰希尔省。

从该安排此前发布的图片和视频中来看,带着白色帽子的塔利班成员已在潘杰希尔省首府巴扎拉克的省政府大楼内,升起标志着塔利班政权的“伊斯兰酋长国”的黑字白底旗帜。

但“全国反抗战线”却坚称塔利班并没有夺下潘杰希尔全境。该安排发言人QassemMohammadi对当地媒体表明,塔利班现已操控了潘杰希尔“70%的主干道”,“但潘杰希尔的山地仍彻底在公民力气的掌控之下”。他还表明,反抗力气目前仍在山沟的所有“战略地段”继续作战。

他还补充道,巴基斯坦和卡塔尔正在向塔利班供给经济支撑、乃至军事协助。“在过去几天里,共有四支不同的装备力气在潘杰希尔代表塔利班作战。他们分别是一群塔利班装备分子、‘哈卡尼网络’安排成员、‘基地安排’成员,以及来自不同种族的‘伊斯兰国’成员。”

与此一起,全国反抗战线领导人小马苏德与萨利赫,亦良久未在交际平台上发声。

萨利赫的最新一条推特停留在9月4日,其时他向外界再度言明了自己反抗塔利班、为阿富汗疆域战役的信仰。

在9月3日《欧洲新闻》发布的一则报导中,萨利赫则辩驳了民间怀疑其已出走境外的言辞,称自己不会像加尼那样逃离阿富汗。“如果我逃跑了,我的肉体可能会存活,可是一旦我到了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其他角落,我就会立刻死去,”他在采访中颇具血性地说道。

此外,同样在9月初,萨利赫还向联合国致函,恳求世界社会协助潘杰希尔的民众渡过正在进一步加重的“人道主义灾祸”。他在信中称,因为战役导致的颠沛流离民众数量急剧添加,所有可供民众使用的寓居点——包括清真寺、校园、医疗中心和其他公共设施都已几近饱满或瘫痪。此外,民众还面对着饥馑、营养不良、缺少医疗物资以及新冠疫情等危机。

据《印度时报》报导,在塔利班9月6日从阿富汗全国反抗战线手中夺下潘杰希尔省首府后,塔利班便开端在该省采纳强硬的戒严和封闭办法,切断了当地的通讯、网络、电力运送,乃至不允许装载食物、日常用品和医疗补给的车辆进出该省。

潘杰希尔谷地的非盈利机构创始人MahbobaRawi向《卫报》表明,当地居民正在面对一场空前的“人道主义危机”。因为塔利班的继续封闭,“人们被困在了细长的谷地当中,没有食物,没有电,没有通讯,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而且有可能升级为一场灭绝举动(genocide)。”

至于备受世界社会注目的小马苏德,则在塔利班攻占潘杰希尔首府的9月6日,发布了一条仅有一个字的推特:“自在。”

曾有音讯指,小马苏德现已离开阿富汗、前往土耳其或其他地区国家流亡。

然而有匿名信源向新德里电视台泄漏,有关小马苏德离境的音讯都是“流言”,其目前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而且与潘杰希尔的反抗运动大本营保持着联络。

据半岛电视台报导,小马苏德在一段向外界公开的音频中,呼吁全国公民向塔利班“起义”:“无论你在哪里,内部或是外部,我呼吁你为我们国家的尊严、自在和繁荣发起一场‘全国起义’。”

小马苏德还在声明中称,因为塔利班“不愿遵守乌里玛委员会(阿富汗一种由伊斯兰教知识分子构成的议会方式)的决议,并在乌里玛大会后立马发动了全面进攻,形成包括我的家人在内的很多伤亡”,全国反抗战线与塔利班达到政治和解的希望现已破灭。

他还谴责世界社会给予了塔利班建立合法政权的许多时机,包括令塔利班能够在世界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所谓“改革和改变”。

随着阿富汗暂时政府的建立,塔利班政权的对外关系也日渐台面化。

9月12日,海湾国家卡塔尔代表团造访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阿勒萨尼与阿富汗代理总理哈桑·阿洪德举办会晤。这是塔利班宣告组建暂时政府以来,榜首个到访阿富汗的高级外国代表团。

塔利班与卡塔尔之间的交游较为频繁。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开设的外联办公室自2013年保持至今。此外,卡塔尔与土耳其也向塔利班供给了保持喀布尔机场秩序、重启机场运转、修正被美军破坏设备等技术协助。

另一方面,9月11日——即世贸双子塔遭恐惧分子突击、形成3000余名美国人罹难的“9·11事情”20周年纪念日之际,塔利班在当地时间11日上午11点,于阿富汗总统府举办了升旗仪式。塔利班文明委员会发言人穆塔基表明,此次升旗标志着塔利班新政府作业的正式开端。

在9月10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谈论“9·11”20周年及世界反恐形势时表明,今年的9月11日是“9•11”事情20周年。20年来,世界反恐合作取得重要开展,但当时世界反恐形势仍然复杂严峻。恐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公敌,冲击恐惧主义是世界社会的共同职责,各国必须勠力同心、归纳施策,发挥联合国在世界反恐合作中的中心协调效果,重视消除恐惧主义滋生的根源,着力解决恐惧分子滥用新兴技术等杰出问题,一起警觉恐惧实力使用新冠肺炎疫情煽动恐惧活动。

赵立坚称,冲击恐惧主义必须摒弃“双重标准”。恐惧分子就是恐惧分子。依据政治私益划定谁是恐惧分子,本质是在怂恿恐惧活动。严重危害世界反恐合作大局。冲击恐惧主义也不能以意识形态划线,我们坚决反对打着保护少数民族和宗教自在的幌子,进犯抹黑他国反恐和去极点化的合理举措,并通过怂恿乃至使用恐惧安排追求地缘私益。

关于阿富汗形势,赵立坚表明,“9·11”事情后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役继续20年,不只没有消除恐惧主义要挟,阿富汗境内的恐惧安排和外国恐惧分子还很多添加。美国是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应深刻罗致教训。美国军事干预的结束应是真实承当职责的开端。美国比任何国家都更有责任向阿富汗公民供给经济、民生和人道主义协助,在尊重阿富汗主权独立的前提下,协助阿富汗完成维稳防乱,遏止恐惧主义要挟,走向良性开展。